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已进入4.0阶段,未来三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600亿




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已进入4.0阶段,未来三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600亿


近日,IQVIA艾昆纬发布了名为《破茧成蝶:互联网+医疗健康白皮书(上)》的产业研究报告,报告由艾昆纬消费者健康咨询团队撰写,动脉网授权对报告全文进行发布。该报告回顾了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的前世今生,并对未来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的格局进行了展望。


导读


肆虐全国的新型肺炎于2020年2月12日被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命名为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全国各地区积极应对,采取一系列必要的防疫管控举措应对疫情。2020年3月20日,全国新增确诊病例下降至41例。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国内新冠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


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2月,疫情期间,全国超过10家互联网医疗平台推出在线问诊专栏,200多家公立医院开展新冠肺炎免费互联网诊疗或线上咨询。阿里健康在线义诊平台上线4天内,访问量达到160万人次;截至2月11日,平安好医生平台访问量,达11.1亿人次,App新注册用户增长10倍,新增用户的日均问诊量增长9倍;截至2月10日下午15点,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免费义诊专区访问量超过9702万,集结2.6万名医生在线接诊,累计提供医疗咨询服务116万人次。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战场上,互联网作为赋能工具,在保障疫情信息的公开透明、传递防疫抗疫医疗知识与疫情舆论导向、保障民生、协调与配置医疗资源等四方面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已进入4.0阶段,未来三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600亿图1 新冠病毒疫情发展时间轴


1.保障疫情信息的公开透明


丁香医生、腾讯医疗、平安好医生、微医、好大夫等互联网医疗健康企业,在此次疫情期间,即时汇总疫情疾病数据,包括全球、全国各个地区最新的确诊、疑似、重症、死亡和治愈病例数,以及各个地区最新疫情相关的新闻,向公众传递疫情一线信息。截至2月25日,丁香医生疫情实时动态已有超过25亿人次浏览,腾讯疫情话题已超过18亿人次阅读。


2. 传递防疫抗疫医疗知识与疫情舆论导向


互联网医疗健康企业在传递疫情信息的同时,科学全面地汇总疾病相关知识,通俗易懂地向大众介绍新冠病毒的定义、传播途径、潜伏期、症状以及各类日常防护知识。根据大众在疫情期间所需应对的各类场景,如“出行需求”、“家有老人”、“家有孕妇/小孩”以及“医务相关人员”,提供防护指南和建议。


及时针对网络“传闻”进行科学辟谣或证实。在增加疫情期间科学防护知识储备的同时,也消除大众对于未知病毒和不明来源消息的恐慌。更好地把握整体舆情导向,引导大众更积极、科学地配合各地卫生防疫工作。


3. 保障民生


阿里、美团、饿了么各类电商、O2O平台,提供民众生活物资服务,解决疫情下大众日常生活难题。阿里以旗下盒马为专门团队,在春节期间保障货物的供应和配送,并且为全国的医疗机构单位和独居老人,提供食物、饮水等物资配送;美团外卖成立新型肺炎疫情防控专项小组,从武汉疫区到全国范围,骑手的防护装备、站点消毒和测温措施向医护防疫级别看齐,为C端用户提供“无接触”配送,保障餐饮安全。


此外,各类通讯、教育、办公类互联网平台提供解决方案,实现远程教学、远程办公,保障教育运作和企业运营。


4. 协调与配置医疗资源


4.1. 线上诊疗

阿里健康、春雨医生、腾讯医疗、丁香医生、平安好医生、微医、好大夫等各大互联网问诊平台均开通“新冠肺炎”专栏,针对疫情匹配呼吸道、内科、感染科等科室医生,为大众提供线上问诊服务;好大夫在线、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等平台还提供了新冠肺炎的快速问诊等服务,缓解了实体医疗机构的压力。


各地省级卫生部门积极响应国家政策,统筹打造互联网服务平台并鼓励各类医疗机构的上线。


1)根据公开资料统计,截至2020年2月初,疫情期间各地公立医院上线超过200家,提供常见病问诊、慢病复诊处方以及药品配送等服务,并且根据自身科室特点进行模式创新,如上海第六人民医院,提供常见病、慢病的在线处方,以及“零接触”的院内取药和送药上门服务。


2)2月14日,海南卫健委公布,海南省互联网医院新冠肺炎诊疗服务平台正式开通,整合海南16家互联网医院提供24小时全天候服务。


4.2. 线上购药

疫情期间,患者避免到医院和实体药店购药,同时,部分防疫物资在线下药店的库存应急,大量消费者涌入线上购药渠道。


阿里健康、京东大药房等各类B2C互联网医药电商、叮当快药、快方等O2O互联网医药电商,均迎来了大幅上涨的流量、活跃人次和购买。


线下实体药店也积极利用各类线上平台,入驻O2O平台,如饿了么、美团,或自建平台(App、微信小程序),更好地为新老客户提供药事服务,并获得了额外的销售。


4.3. 线上慢病管理

疫情期间,减少外出是老年、慢病患者的首要防控措施,互联网慢病管理和续方服务成了一剂良方。


公立医院、阿里健康、京东健康等互联网诊疗平台均推出了线上慢病复诊、续方的服务:2月11日,上海静安区在微信“健康静安”平台推出区域卫生+互联网的服务,通过微信平台连接静安区居民与区域基层卫生机构,提供导诊、预约、线上问诊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2月13日,阿里健康宣布联合50家药企,在天猫平台推出“慢病福利计划“,覆盖十多个常见病种上千种药品,提供疾病教育、用药情况跟进、用药指导、复诊提醒等服务,与药企和物流公司密切合作,保障合理的药品价格和物流及时性。


4.4. 线上医保覆盖

针对线上慢病管理,上海、四川成都、浙江宁波和温州的医保局,率先落地了医保账户的线上支付的方案:2月12日,浙江省温州市医保局宣部开通慢病线上支付,参加医疗保险缴纳且在基层医疗机构有过就诊记录,或者与医疗机构签约的患者,即可在温州医保慢性病药品配送平台的微信公众号中,绑定个人信息并申请续方,签约医生开具电子处方后,由指定的医药流通商进行配送。


2月23日,上海医保推出“医保12条”措施,其中包括将“互联网+”医疗服务实行纳入医保支付。这也是自2019年8月,国家医保局印发《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提出通过合理定价、动态调整价格以支持医保覆盖支持互联网+医疗服务以来,首批实现方案落地的城市。


疫情期间,互联网与信息技术手段在防疫、控疫、国民健康保健工作中发挥的积极作用得到了国家各相关部门、社会与民众的高度认可,一系列对“互联网+医疗健康”的鼓励政策于2月、3月密集推出,表明国家在加速推广互联网医疗服务同时,进一步对互联网医疗行业未来的规范化发展提出指导方向:


2020年2月4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加强信息化支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鼓励各省针对新冠疫情,积极开展在线咨询、在线居家医学观察指导以及互联网诊疗。


2020年2月7日,卫健委追加发布了《关于在疫情防控中做好互联网诊疗咨询服务的通知》,明确要求各省级部门统筹建立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或对已建成的互联网诊疗服务平台进行宣贯,引导各科室医生上线,针对发热患者,提供线上诊疗、指导、宣教、复诊等服务。


2020年2月28日,国家医保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关于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互联网+”医保服务的指导意见》,要求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医疗服务费用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2020年3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强调将符合条件的医药机构纳入医保协议管理范围,支持“互联网+医疗”等新服务模式发展。


艾昆纬消费者健康咨询团队持续关注互联网医疗与互联网(跨境)电商市场,深入分析和研究了国内外互联网医疗、医药电商的发展历程与演进过程,积累了深刻的理解和洞察。随着互联网+模式在新冠疫情阶段所发挥的积极作用,不断得到各方认可,我们相信各类创新模式和应用场景将围绕药品临床研发、个人医疗保健全价值链展开,赋能整个公共卫生和医疗健康体系。


值此互联网医疗与医药电商“破茧成蝶”之际,艾昆纬消费者健康咨询团队撰写了“互联网+医疗健康”系列白皮书,对互联网医疗与医药电商的前世今生进行了一番梳理,并对未来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格局及各类玩家的价值创造路径进行展望。本白皮书将分两期,陆续与各位关注互联网+医疗健康的读者们进行分享。


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已进入4.0阶段,未来三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600亿

摘要


艾昆纬消费者健康咨询业务负责人唐正晔先生认为,在供给侧改革,以及新时代消费者升级、个性化以及数字化的医疗健康需求的推动下,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正在进入一个全新的战场。其中,“互联网+”数字化医疗和医药产业正进入加速发展阶段。


历经了10余年,中国互联网医疗健康产业的发展可类比为地球和生命发展的几个世纪。


2010年前是“寒武纪”,行业中出现了一些OTC药品线上销售的试点;2011-2014年是“二叠纪”,首次出现了第三方互联网试点平台和远程医疗服务的政策意见;2015-2017年是“冰川期”,网售处方药禁售的政策使行业发展陷入停滞;直到2018年起,医疗供给侧改革逐步开展,政策导向才趋于明朗之势,而2020年的新冠疫情期间,在政府部门的号召下,各方价值链参与者,积极开展线上医疗健康服务,也向政府、企业、广大消费者、患者验证了互联网医疗健康产业所能带来的价值,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正式进入商业模式裂变、行业玩家百花齐放的“侏罗纪”。


在医疗供给侧改革、互联网+医疗产业的赋能下,以“健康管理”为中心的医疗体系初现雏形,各类创新医疗健康价值链和医疗场景悄然出现。这些创新医疗场景的涌现,离不开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玩家在价值链上的布局。


当前,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主要的商业模式包括互联网诊疗、互联网医药电商、互联网医保、线上公共医疗服务和其他,以及下属的各类细分业态。五大类商业模式以及细分在患者/消费者价值链上的战略、产品和服务各不相同。


随着技术发展、政策支持、新晋玩家的加入,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将持续为医疗健康产业创造新的价值点,也正是这些价值点,将不断完善互联网+赋能的创新健康旅程,持续解决价值链参与者的各类痛点,提高医疗健康行业整体效率。


1. 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的前半生


1.1 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的分类


中国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发展至今,主要由五大细分行业组成,互联网诊疗、互联网医药电商、互联网医保、线上公共医疗服务和其他:


  • 互联网诊疗:通过互联网技术开展网上诊疗服务,目前的发展业态包括咨询、挂号预约、问诊以及家庭医生疾病管理等。

  • 互联网医药电商:通过互联网手段,进行药品销售,目前包括处方药、非处方药、保健品,业态多以电商平台为主,行业玩家包括传统医药企业、互联网科技平台以及专注医药电商的互联网电商企业。

  • 互联网医保:通过开放医保结算系统、与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合作,连接参保人员的医保账户,实现医保支付的互联网化,更好地支持医药电商和互联网诊疗的发展。

  • 线上公共医疗服务:公立医疗体系和政府平台,通过互联网手段,开展线上服务,包括预约、挂号、问诊以及复诊续方等。

  • 其他:医疗健康相关的互联网化业态不局限于以上四大类,仍有许多其他属性,如疾病/保健知识查询、医生社交、医疗资讯、医疗工具、医院数字化解决方案、IoT、AI等业态的存在。


“破茧成蝶”系列白皮书将主要围绕前三类业态展开分析与讨论。


1.2 互联网+医疗健康政策回顾


医疗健康行业关乎国民身体健康,具有强监管的特性,在互联网化历程中,政策管控一直是行业发展的较大限制因素。自2000年起,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行业新业态涌现,一系列互联网医疗和医药电商的政策出台,为互联网和数字化医疗服务能力的发展指明方向,但是互联网医疗健康,身兼“医疗卫生”和“互联网技术新兴”两大属性,其政策导向并非“一帆风顺”。



图2 互联网医疗健康领域细分



图3 互联网医疗政策回顾


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已进入4.0阶段,未来三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600亿

图4 互联网医药政策回顾


我国医疗健康行业由各类监管机构通过一系列政策加以监督和管理,行业发展的特点和运营模式都是在一定的政策框架下开展。


回顾政策,我们发现,长期以来,国家对于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的政策导向并不明确,直到医疗供给侧改革逐步开展,至2018年,政策才逐渐放开明朗,规范、鼓励、支持行业的发展。我们将政策导向分为4个阶段 :


  • 2010年前是“寒武纪”,寒武纪时期地球上现代生命开始出现和发展,而互联网医疗健康领域则出现少量OTC药品的线上销售试点。

  • 2011-2014年是“二叠纪”,二叠纪是古生代的最后一个纪,自然地理环境发生了众多变化,促进了生物界的重要演化,预示着生物发展史上新时期的到来。我们看到政策上首次出现了第三方互联网试点平台和远程医疗服务的政策意见。

  • 2015-2017年是“冰川期”,网售处方药禁售的政策使得行业发展陷入停滞。

  • 2018年以后是“侏罗纪”,侏罗纪是一个裂变的时代,大陆开始分裂,生物发展史上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恐龙成为陆地的统治者,爬行动物、哺乳动物开始迅速发展。同样,在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一些企业展现出领军姿态,各类创新创业公司百花齐放。


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已进入4.0阶段,未来三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600亿

图5 互联网医疗健康政策阶段




相关推荐: